aixnit

你在怀念他正牵着别人的手
他却想不起你给的最好
你在烧掉他所有说过的谎
他却为新恋人制造新的美妙

短信简单几句把你的问候推远
是时间分不清对与错的界限
所以才剩你一个人
在记忆里冒险
在未来的谁也看不见

姐姐给我买的糖。 好喜欢。

    Y小姐那天拿着一堆书穿过马路的时候 ,K先生穿着一身骑行的衣服在路边等红绿灯 了。她看了一眼没理会,K 先生转身骑到公交站问她:Can you speak Chinese?她紧张地说:Yep.But just a little. Are you lost?
      他笑了笑说了些有的没的。Y小姐把电话号码给他的时候心想彼此应该没什么交集。后来他email和短信问能不能出去。不记得第几次的时候,她答应了去星巴克见面。
      K先生挺有趣的,但他应该只是想约炮。Y小姐身边的朋友都这么说。他们聊了一个小时,她就找了个理由离开。走的时候,K先生不舍得还硬是要了个拥抱。
      Y小姐因为朋友说的约炮之说,保持一点距离。但是他还是会一直约她却去海边散步,去看电影。他知道她喜欢电影。
     Y小姐还是保持偶尔联系。陌生人也许更好吧。跟他诉说不需要掩饰自己。她会跟他说工作的失意、想念前任、去学习,她没想那么多,只想找个人倾诉。K先生真的很温柔,做朋友挺好的,不见面也挺好的,对着一些人话都懒得说,对着他却滔滔不绝。也知道了他失恋过,失意过。
     两个陌生人,不需要怎么掩饰,保持短信的联系,挺好的。她遇到不懂的单词会查字典,他笑她英文不好的时候,她也会吐槽她的中文。
     一直就这样吧。有时候我们不一定要跨越某些界限证明些什么。

失眠源自于内心的不安定 当我终于找到那一晚属于我的歌 或者我的书 我就像熟睡得像个孩子。

故事可以虚构 或者虚实参半 而现实 你不能半梦半醒似的去完成 于是我绕了一个大圈 还是回到原点 人只要骗得了自己 那就是真的 可惜眼睛再坚定得骗的了旁人 也骗不了自己 我会偶尔想起读书时期每个新学期的第一天 拿着新课本 坐在新座位上 我的模样 桌椅的油漆味 课本包装袋上的灰尘 和 人来人往的新同学 他们总像被按了快进键一样 在我周围  我需要去适应的时候 心里总多了一点奇怪的感觉 就像回忆起 某个下雨的清晨 新鲜的荔枝被打落在泥土上 我既想去捡那些新鲜的荔枝 却又排斥雨天 总是矛盾 总是喜欢好的 又同时放大坏的

Y小姐今晚喝了冻奶茶失眠了。于是她跟我讲了她的故事。

      那晚她遇到了K先生。K先生是个不高大的老男人,喜欢在包里装着一瓶养生的矿泉水。Y小姐第一次遇到他,是在她家附近的广场,那天她一个人百无聊赖戴着耳机,坐在最角落。一个身穿黑棕条纹POLO衫的男人走近,坐在她旁边。
    Y小姐看惯了奇怪的路人。所以也没太惊讶。像对一个熟悉的老朋友似的,顺手摘下另一半的耳机递给他。
    那首歌是张国荣的今生今世。
    “去我家喝红酒听歌吧。我也是张国荣的粉丝。”
    “好啊,我不喝酒,只听歌。”她眼带笑意就跟着这个所谓的粉丝去到了他家。
     一楼的保安看着他带着她进来公寓。立马笑着说K先生,这边请。兴许想克制但余光还是忍不住随着好奇心打量了站在他身边的Y小姐。接着又马上收起好奇送他们进了电梯。
     二十楼的电梯左拐有一扇紧闭的金色门。K先生打了指纹,熟练地拖了鞋。Y小姐顺带把自己早已想解脱的高跟鞋摘下,想赤着脚走进去。他马上拿了一双新的拖鞋,拆了包装,那是一双大号的拖鞋,Y小姐穿着就像小孩子踏着一个成人的鞋子一样,好玩又轻快地进了房间。
      光滑的嫩黄色瓷砖,她小心翼翼地提起裙子,像进一个小录音室,靠近门一边是镶了金色的花边的壁画。壁画前放着一个CD机和一部唱盘机。他从两边的CD架挑选了一张张国荣的黑胶,放在唱盘上,当黑胶唱片机的唱针被缓缓地放到唱片上,张国荣的声音随着空气慢慢窜进耳朵,Y小姐姐的她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因为金枝玉叶。她坐在地毯上安静地听着,想把自己包围在钢琴声中。
      “音乐和红酒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它们存放越久越好。红酒需要保温,音乐需要被存放在心里,记忆里。你听这首歌的时候,你的故事已经被放在歌里。”红酒被轻轻地晃动,他坐在Y小姐的身边。
      这是两个陌生人,需要一个理由才能产生的交集,都在在这首歌里,这首每个人都能写自己剧本的同一首曲子里。我们之所以知道第几个音符的时候怎么弹,因为那都是已编好的谱,但我们不知道会遇到谁,产生怎么样的故事,因为那需要运气,一切不可控的因素。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坐在她身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安心。可能是他顺手把自己丢在地板上的包包和手机轻轻放到桌面上,可能是他看着20楼外的风景孤独的背影,也可能是他想知道这个地方,哪一首歌藏了他的记忆。
     她喝了一口他递过来的红酒,她知道他不一定是好人,这酒可能会让她清醒(因为她不喜欢红酒的苦涩,她喝不懂红酒,她喜欢的是打开扑哧一声的可乐,还有在喉咙里窜动的气泡的感觉。
     她的口红慢慢地印上玻璃杯,左边的蛀牙被注入到红酒刺激了一下,有些冰凉地敏感。她皱了一下眉头,慢慢地喝完。
    K先生看着她,带有怜惜地拨开她的长发。发尾滑过锁骨的时候,她微微地颤抖,笑了笑,站了起来,说要离开。
     “我们还会见面吗”
     “不会了,但我可以吻你一下。”
      说完她淡淡地吻在他的脸颊,他不舍地稍微抓紧了她的肩。然后看着她慢慢消失在这个突然变空旷的音乐厅。
      他站到落地窗前看着广场,想着四年前的自己,那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和相守了二十载的妻子离婚后,自己租了一个大办公室,打造了现在的音乐厅,为了掩盖自己的孤独,他需要音乐,需要故事,填满自己。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她坐在广场的角落听歌。只是突然鼓起勇气,想靠近另一个孤独的人。只是这次,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控制不了一个人的出现和离开。
   
    







    
    

   坐在硕大的广场中央,看着昏黄的灯沿着风倾泻到一角,静子被这光照的有些晃眼,找了个最安静昏暗的角落。
广场上有玩耍的孩童;孤单伫立在一角戴着耳机听歌的中年眼镜男,腰间系个旧式的腰包;保持距离交谈的休闲人士;亲密拥抱的恋人,笑着说话甜蜜对望。兔子雕塑总是像有话要诉说的神态,却依然静止地保持长年累月一样的模样。
    风吹乱静子的长发,吹乱树上想逃离的叶子,不知方向,不知何时从一角坠落到另一边。高楼大厦像三座高山,无法从这边看到另一边,静子会想这边灯光灿烂,山的对岸是不是如死寂般的黑暗。但是尽管这边灯光灿烂,静子的心却也如死寂般。
    对于静子而言,全世界都那么安静,只有Eagles的歌在耳边响起:
 

I was standing
All alone against the world outside我孤单地站在世界的外头
You were searching
For a place to hide你在寻找藏身之所
Lost and lonely寂寞又迷茫
Now you've given me the will to survive此刻你让我有了生存的愿望
When we're hungry...love will keep us alive当我们饥饿的时候...是爱让我们存活
Don't you worry你不忧虑吗
Sometimes you've just gotta let it ride有些时候就让它去吧
The world is changing
Right before your eyes你眼前的世界如白云苍狗
Now I've found you现在我寻到了你
There's no more emptiness inside内心不再空荡
When we're hungry...love will keep us alive当我们饥饿的时候...是爱让我们存活
I would die for you我愿为你而死
Climb the highest mountain刀山火海
Baby, there's nothing I wouldn't do无所不为
Now I've found you现在我寻到了你
There's no more emptiness inside内心不再空荡
When we're hungry...love will keep us alive当我们饥饿的时候...是爱让我们存活

原来是这样的 你不需要他的拥抱 不需要他的回头 你在设想他最好的时光里给自己饰演了最深情的一角 当他回眸 你的记忆一点一点碎 阳光阻挡眼神流浪的方向
后来另一个他出现 你的未来一点点撕裂 你笑着颤抖 拖着自己的影子在电影院一角 被感动到流泪 越流泪越真实 
你不需要他们 你只是想在平淡的生活里 找寻一点刺激心脏的剧情
经历了 就想撤退 你是那些日子的逃兵 却穿着战胜者的衣着 饰演凯旋而归 你输给你内心的鬼

我的书 是我最亲近的朋友 它们不会向我索取个人账号 它们是一副我可以自由画的白板 等着我沿路看风景 用色彩描绘心情 它们很安静 在我软弱时安静地陪我 在我喜欢喧闹时等待我 从崭新 变老旧 从白色染成泛黄 任四季转变 在我身旁 等待我 去阅历每个新故事 每个句子背后 每个神态描写的背后 感动时每个字像音符 谱成属于我的每首专属曲

你住在我心里却无心看风景